当前位置:伟德国际1946官网 > 新闻中心 > 热点追击

两会的往昔与今夕,哪些提案改变了支付行业?

发布时间:2018-03-07
浏览:723次
0
摘要: 本文来源:http://www.cebnet.com.cn/20180307/102470621.html 又是一年两会,金融支付自然是......

    本文来源:http://www.cebnet.com.cn/20180307/102470621.html

    又是一年两会,金融支付自然是移动支付网最为关注的重点。借着2018年两会,不妨回顾往年两会代表观点和提案,找找它们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马化腾、微信支付和两会
    身为全国人大代表的马化腾,在每年两会期间都有举行记者见面会的习惯,他也是最受关注的互联网大佬代表。随着移动支付的深入,微信支付自然成为记者们追逐的热点话题。


    特别是在2016年两会前夕,微信宣布个人用户的微信零钱提现功能(从零钱到银行卡)开始对超额部分收取手续费,每位用户(身份证维度)只有累计1000元免费提现额度。对此马化腾回答称收费是为缓解银行方面带来的压力,1个月成本可能超3亿。彼时业界对微信支付提现收费的讨论此起彼伏,有观点认为这是给竞争对手机会、银行APP将迎来春天、微信支付会失去一些用户。后来随着支付宝跟进提现收费,用户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两年过去了,两大巨头仍牢牢掌握了第三方支付绝大部分市场,一点都没变,银行APP也还是老样子。2018年两会在谈到移动支付时,马化腾将重点放在了海外,他表示:“在海外,微信支付的发展还是比较广的,让很多国人在出境游的时候能比较方便地消费。我们通过和世界各地第三方支付企业的合作、业务整合,共同来拓展各地的市场。”
    此外,他还提到,目前已经在等待香港新金融支付系统开发完毕,银行之间快速转账实现后,在当地的支付布局会尽快开展。而在马来西亚,腾讯已经申请到第三方支付牌照,目前正在推动各个银行间的技术改造。这项工作并不容易,微信支付的落地,离不开海外市场基础设施的配合。
    纵观过去的2017年,明显可以看到微信支付在加大对海外的布局。和支付宝一起,中国的移动支付力量将在今年走得更远。

    二维码支付监管应减少行政干预?
    从2014年被叫停到2016年被认可,随着二维码支付业务的逐步规范,市场发展也逐渐趋于成熟完善。去年两会,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银行外部监事梅兴提交了一份名为《关于进一步发挥二维码支付社会价值的建议》他认为,在二维码支付后期监管中,监管机构应以民意为先,统筹考虑社会价值与潜在风险,减少行政干预,加强市场监管。


    随后在2017年年底,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关于印发《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的通知,也就是296号文。近年来,条码支付在餐饮门店、超市、便利店等线下小额支付场景得到推广应用。较之于银行卡支付,条码支付具有进入门槛低、推广应用成本小、便于融入各种线上线下场景等优势,创新性地满足了民众小额便民支付需求,目前已成为我国移动支付发展的重要体现形式。但同时条码支付过低的市场进入门槛也引发了市场的无序竞争,带来了一定风险。而296号则从政策层面给条码支付进行定性,并在条码的生成和受理、商户管理、风险管理等方面进行了详细规定。
    从近年来的监管政策不难看出,对支付的监管是不断加强的,一个“裸奔”“无序”的市场从长远来看不利于行业健康发展。人民银行通知下发后,条码支付两大巨头支付宝、微信支付迅速回应,均表示认同央行规范,同时积极研发新技术以及探索新技术应用于条码支付领域的可行性。关于296号文具体内容这里不再展开,需要注意的是,该规范将于下个月,也就是2018年4月1日起实施。

    广州央行行长两次提出台支付结算法
    2016年两会,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广东省分局局长王景武提出建议,借鉴国际先进经验,结合国内支付结算业务发展的实际,加强支付结算法规制度建设,尽快出台《支付结算条例》。2017年两会,王景武再次表示,向全国“两会”提交出台《个人金融信息保护法》的议案和制定出台《支付结算法》的建议。
    他认为现行的《支付结算办法》颁布于1997年,已经难以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亟待进行改革。从《支付结算条例》到《支付结算法》,王景武连续两届会议都关注了支付结算领域。当然,我们无从得知有关部门对王景武议案的最终回复,但作为人行广州分行行长,他的提案一定程度说明了央行内部应该有相关的讨论。
    此外我们还注意到,2018两会王景武在提出,互联网金融风险防控,应当抓住从业人员队伍这个关键,他认为应设立互联网金融从业人员职业资格。本次两会没再提起《支付结算法》,那是落实了还是搁置了呢?

    直连没错?
    2017年,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教授贺强指出,针对互联网金融的整体政策收紧,将对第三方支付行业产生巨大影响。他所提到的政策收紧,是指2017伊始,监管部门将对第三方支付行业分步实施备付金取消利息、取消第三方支付机构和银行直联合作方式。去年两会,他提交了《关于加强第三方支付行业科学监管,一定要保障“管而不死、活而不乱”的建议》的提案。贺强指出,从1999年第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诞生起,支付机构-银行的直联模式已经非常成熟且风险可控,为支付行业领先全球并不断创新突破奠定基础。贸然打破这一模式,会引发系列问题:
    ①建设新平台(网联),面临资金、人力和技术等社会资源的重复投入;②无差异的统一接入让消费者和商户失去对服务的选择权;③短期内建起的清算平台能否承受现有及不断增加的业务规模,同时为未来业务创新提供空间,对整个第三方支付行业来说具有一定风险。
    一年过去,根据央行数据,截止至2017年末,共有248家商业银行和65家支付机构接入网联平台,各支付机构正有序将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从直连通道切换至网联平台。“断直连”正在按部就班进行,今年6月30日切断直连后,网联平台将全面承接相关支付业务。
    然而在281号文《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规范支付创新业务的通知》中也有相关规定:各银行、支付机构开展支付业务涉及跨行清算业务时,必须通过中国人民银行跨行清算系统或者具备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处理。自本通知印发之日起,各银行、支付机构不得新增不同法人机构间直连处理跨行清算的支付产品或者服务;对存量业务,应当按照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规定尽快迁移到合法的清算机构处理。意思是网联并非是“断直连”后的唯一选择,今年1月29日,银联对外宣布,新一代无卡业务转接清算平台全面开展大规模运营。

    “无现金”之死
    2017年两会提案中,无现金绝对可以算是一个热词。全国人大代表、在公交基层工作了28年的浙江杭州公交司机虞纯表示,亲眼见着无现金的潮流由小到大,越来越清晰、强烈。她准备好一份推动无现金社会建设的建议,提交大会。


    同样是2017年两会,全国政协委员、杭州市副市长谢双成也提出了关于“无现金”的提案,他建议积极推进“无现金社会”建设,这是一件意义深远的事情。
    政协委员、“玻璃大王”福耀玻璃集团掌门人曹旺德2017年两会期间受访表示,“无现金社会”肯定是一个大趋势,但如何实现、什么时候实现,相信还要一段时间。至于需要多久,他说:“消灭现金,我相信需要一两百年。”
    移动支付两大巨头也纷纷推出“无现金日”“无现金周”等相关营销活动活动,支付宝甚至提出了5年建成无现金社会的设想。但众所周知的是,2017年由盒马鲜生“拒收现金”引起了大规模有关“无现金”正确与否的空前大讨论,“无现金”被贴上了“违法”的标签。随后微信、支付宝也对宣传口径进行修改,“无现金日”“无现金城市”等词走进历史。

    支付机构挪用备付金来炒房、赌博?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的记者会上表示,支付产业关系到千家万户,是基础性的产业。他表示此前非银行业支付机构产业累积了一些问题:①由于市场参与者众多,供大于求的情况比较严重,行业过度竞争;②机构内部内控薄弱,对消费者的保护不够,比如个人隐私保护不够(支付的敏感信息泄露),甚至有些信息在网上公开贩卖,客户备付金被挪用的情况一度也严重,有些支付机构把客户的备付金用来炒房、炒股票,甚至用于个人赌博,最终导致损失。


    2017年年初,人民银行发布《关于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人民银行或商业银行不向非银行支付机构备付金账户计付利息,并且对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实施集中存管。事实上,这和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不无关系。国务院办公厅明确提出了支付机构备付金集中存管、不向支付机构备付金计息等要求。
    央行此举根本目的是纠正和防止支付机构挪用、占用客户备付金,保障资金安全。备付金集中交存的比例从20%左右提高至50%左右,无疑改变了一些支付机构吃息的盈利模式。当然,对于大型支付机构来说,备付金从来都不是主要盈利方向,因此所造成的影响也有限。备付金集中存管,从资金源头上进行约束,让支付机构业务回归服务本身。

    *由于不清楚代表最终的建议和提案详细内容、有无立案,因此我们作出的仅是对代表观点或大致方向内容讨论。

 

来源:移动支付网


深圳市雁联计算系统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2092716号-2
Copyright 2007 Shenzhen YLINK Computing System Co.,LTD All RightsReserved